功能测试
首页 > 设计杂谈 > 正文

欧洲中世纪的美术

发布-zoozi | 查看- | 发表时间-2010-4-9

 

欧洲中世纪的美术
中世纪(又称中古时代;英文:MiddleAges;约476年-1453年)是指公元5世纪(以公元476西罗马帝国崩溃作为标志)到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的黎明),是欧洲历史上的一个时代(主要是西欧),它标志着西方进入了基督教时代。西罗马帝国灭亡百年后,在世界范围内,封建制度占统治地位的时期,直到文艺复兴时期之后,资本主义抬头的时期为止。
这个时期的欧洲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权来统治。封建割据带来频繁的战争,造成科技和生产力发展停滞,人民生活在毫无希望的痛苦中,所以中世纪或者中世纪的早期在欧美普遍称作“黑暗时代”,传统上认为这是欧洲文明史上发展比较缓慢的时期。人文主义者把这900年古典文化上发展的停滞时期称为“黑暗时代”。14世纪末与15世纪初,人文主义者们认为一个现代时期(ModernAge)已经开始了,所以从逻辑上来讲,一个“中世纪”已经形成了。
彼特拉克把欧洲历史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古罗马与古希腊时期;二是“黑暗时期”。人文主义者们也相信,总有一天罗马帝国会再次兴起,重新恢复古典文化的纯洁性,由于文艺复兴时代及其后的写实主义艺术观的影响,中世纪美术曾在很长时期内没有得到人们的充分认识。因此,自起人文主义者起,历史学家们对“黑暗时代”和“中世纪”也多持负面观点。在16世纪与17世纪时基督教新教徒的宗教改革中,新教徒们也把罗马天主教会的腐败写进这段历史中。针对新教徒的指责,天主教的改革者们也给出了一幅与“黑暗的时期”相反的图画:一个社会与宗教和谐的时期,一点也不黑暗。而对“黑暗时期”许多现代的负面观念是来自于,17、18世纪启蒙运动中的康德和伏尔泰的作品中。
19世纪初,浪漫主义运动转变了这种对“黑暗的时期”负面一边倒的趋势。它给出了一幅祥和的图画:社会和环境的和谐,扎根于大自然的生活;同时也回应启蒙运动中的理性主义以理性完全超越感性的作法,以及由正在兴起的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环境破坏与污染。浪漫主义者对待“黑暗时期”的观点,仍可以在今天的一些庆祝那个时期文化活动与节日中,通过所展示出来的风俗与发生的历史事件中看到。
浪漫主义运动后的19世纪下半叶,考古学取的了很大的进展,许多不为以前的学者所知的历史文献与文物被挖掘和整理出来。而1939年发现的公元625年左右的萨顿骺(SuttonHoo)宝窟,及著名中世纪研究学者查理•H•哈斯金(CharlesHomerHaskins)的研究,使得“黑暗时期”看上去不再是一个合适的词汇。20世纪中叶以后,在英语国家中的专业学者文献里,“黑暗时期”这个词渐渐地消失,中世纪美术成为美术史研究的重点之一。
查理哈斯金写道:“历史的连续性排除了中世纪与文艺复兴这两个紧接着的历史时期之间有巨大差别的可能性,现代研究表明,中世纪不是曾经被认为的那么黑,也不是那么停滞;文艺复兴不是那么亮丽,也不是那么突然。意大利文艺复兴之前,有一个类似的运动,即便它不是那么广传。原来的“中世纪黑暗时期”现被改为专指公元410年(或455年)到公元754年(或800年)这段欧洲历史。许多现代美术史学者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运用不同的方法,对各种中世纪美术风格进行深入的观察和解释。他们的研究越来越充分地揭示出中世纪美术所独具的美学特征及其在西方美术发展史中的地位和意义。
公元5世纪随着西罗马帝国被日耳曼人所灭,相继出现了一批蛮族国家。先后有法兰克、伦巴底、奥多亚克、勃艮第、汪达尔-阿兰、东哥特、西哥特、盎格鲁-萨克逊等王国建立。王国之间战争不断,其中盎格鲁-萨可逊、法兰克王国存在的时间比较长。这些国家政权跟基督教信仰相互融合形成政教合一的国家,受基督教制约,中世纪美术不注重客观世界的真实描写,而强调所谓精神世界的表现。它往往以夸张、变形,改变真实空间序列等多种手法来达到强烈表现的目的。建筑的高度发展是中世纪美术最伟大的成就。拜占廷教堂、罗马式教堂和哥特式教堂,各具艺术上的创造性。与宗教建筑相结合,雕刻、镶嵌画和壁画也取得了一定成就,发展出了各具特色的艺术形式。其中拜占庭美术、爱尔兰-撒克逊和维金美术、奥托美术、加洛林美术、罗马式美术和哥特式美术,构成了欧洲美术发展过程中的重要环节。
 
中世纪美术是西方文化的特殊表现形式之一。它改变了希腊美术、罗马美术的传统,并在发展中逐渐形成自己的形式和内容体系,成为特定时期人们生活、观念、思想、感情的特殊形式的表现,基督教文化占据了中世纪文化的主要地位,并先后出现了卡洛林文艺复兴和奥托文艺复兴。中世纪美术各种风格之间又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拜占庭美术以其东方式的装饰性和抽象性与欧洲艺术分立而自成体系,并在约1000年的发展中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爱尔兰-撒克逊和维金美术、奥托美术、加洛林美术、罗马式美术和哥特式美术则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欧洲美术发展的不同时期,相继以各自独特的风格在美术史上占有其一席地位。
同时,建筑的高度发展是中世纪美术的最伟大成就,泥金装饰手抄本、格里高利圣咏和哥特式建筑又是中世纪文化的代表,各种形式的大型宗教建筑在各地大量修建。作为历史纪念碑的许多拜占庭教堂、罗马式教堂、哥特式教堂都在艺术上和工程设计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随着大教堂的建设,雕刻、镶嵌画、壁画也在不同时期获得了不同形式的繁荣;中世纪艺术家的大量优秀雕刻和绘画包括镶嵌画作品在大教堂内外创作出来。插图画和各种小型艺术也是中世纪美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在中世纪曾获得相当的繁荣。
拜占庭美术Byzantineart
君士坦丁堡时期(330~395)的罗马帝国美术和东罗马帝国(395~1453)美术。拜占庭原为希腊的殖民城市,330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迁都于此,改名为君士坦丁堡。拜占庭美术源自罗马,确立于5~6世纪的君士坦丁堡,繁荣期延续到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人占领君士坦丁堡。
拜占庭美术首先是宗教美术。拜占庭建筑是基督教教会的建筑,绘画作品多取材于《圣经》,其形式和人物表情处理都须遵循具有神学意义的传统模式。拜占庭美术也是封建帝国的艺术。它炫耀帝国的强大和帝王的威严,把帝王表现为基督在尘世的代理人。拜占庭美术还被看作东西方融合的艺术。它注重色彩的灿烂,装饰的华丽,强调人物精神的表现。在拜占庭建筑中,大理石镶嵌画、壁画和其他艺术品的缤纷色彩互相辉映,造成一派壮丽华贵的景象。
拜占庭美术在1000多年的发展中经历了几次大的风格变化,330年~5世纪为早期,6~8世纪为第一盛期,9~12世纪为第二盛期,13世纪~1453年为第三盛期。
早期拜占庭美术仍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西方古典传统。这一时期的教堂、会场、公共广场仍然竖立着圆雕装饰。一些雕刻和绘画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有着完美的结构、自然的动态、准确的透视及和谐的色彩。
6世纪,拜占庭美术发展进入了第一盛期,它的独特风格在建筑、绘画和其他造型艺术中建立起来。艺术观念和形式都发生了变化。艺术家不再考虑人物形象的物质存在及其在空间中的体积和运动处理,而是越来越多地强调表现他的内在精神体验,并赋予某种超自然的、神秘的象征意义。
这一时期绘画中,程式化了的人物形象有着圣者的超然,宫廷的优雅。其衣饰细节处理反映了半东方式的奢华。
8~9世纪的圣像破坏运动对艺术发展造成了严重的影响,镶嵌画、牙雕等黯然失色。在禁用圣像的时期,教堂采用了几何与花卉图案。843年圣像争论平息下来后,拜占庭美术发展进入了第二盛期,即所谓马其顿文艺复兴时期(867~1057)。这一时期的美术创作被纳入一套固定的图像模式,创作主题和表现手法都向程式化发展。艺术形象原有的美有所丧失,开始表现出一定的人间感情。人们对世俗艺术和古典晚期艺术发生了新的兴趣。
13世纪后半叶至15世纪中叶,被称为拜占庭文艺复兴时期,即帕里奥洛加斯时期,也被看作拜占庭美术的第三盛期。在这个政治混乱、经济极度衰落的时期,拜占庭美术却再度获得繁荣,影响到意大利及南欧、巴尔干半岛,并对俄国产生很大影响。艺术风格又一次发生变化,题材处理更加自由,人物形象有了更多的性格特质。
拜占庭建筑:拜占庭建筑的中心结构是主穹窿,它控制整个建筑,并以不同形式与辅助拱结合,创造出丰富的内部空间组合。
第一盛期的建筑仍沿用早期基督教时期的巴西利卡设计,这种采用木梁平顶结构的教堂在4~6世纪大量修建。拉韦纳圣阿波利纳雷教堂(533~549)就是这种类型的建筑。从6世纪开始,以砖石拱顶和穹窿为特征的建筑发展起来。拉韦纳圣维塔莱教堂(526~547)是典型的建筑,它采用八角形集中式设计。在它的内部,彩色大理石、镶嵌画、柱头雕刻等造成特殊的装饰效果。
6世纪,发展了用穹隅支撑穹窿的圆屋顶巴西利卡式建筑,这种类型的建筑杰作是君士坦丁堡圣索菲亚大教堂(532~537)。
圣索菲亚教堂长94米,宽72米,主穹窿直径长31米。主穹窿的南北方向由复杂的拱门、穹隅等结构支撑;东西两侧是两个与它等直径的半穹窿,它们相互邻接,跨越中殿上部。教堂内部有着丰富的色彩装饰和良好的照明。主柱由红色斑岩和蛇纹大理石制成,高达柱头的墙壁覆盖着多色条纹大理石板,柱头高度以上的墙壁,拱门和拱顶表面都铺满色彩斑斓的镶嵌画。当日光透过长廊幕壁上的巨大弦月窗洒进教堂,透过主穹窿底部的窗孔充满穹窿及其下部空间时,镶嵌画熠熠闪烁,而巨大的穹窿则仿佛飘浮或悬挂在空中似的,光线减弱了穹窿和窗间壁的重量感,造成了奇妙的视觉幻象。教堂外部,飞扶壁、拱顶、半穹窿等结构波浪式一层层推向高处,在主穹窿达到高潮。整个建筑体系有着宏伟的纪念碑效果。
晚期拜占庭建筑的典型设计是希腊十字式。在这种设计中,主穹窿在4个基本方向由4个互成直角的支架拱顶提供支撑,支架拱相交处的4个角上坐落着另外4个穹窿。希腊十字型教堂一般规模较小,它的特点是以清晰的逻辑、合理的比例与均衡悦人心目。晚期拜占庭建筑的名作──威尼斯的圣马可教堂(重建于1063~1094),是希腊十字型教堂的代表作。
雕刻、镶嵌画、壁画:早期拜占庭雕刻和壁画在风格上仍是古典的,人物造型有着古典式的自然与优雅。然而,新风格很快就在这种艺术中发展起来,5世纪的一些雕刻在非写实的构图与造型及其强调精神性的表现上,已经是拜占庭的了。石棺雕刻是拜占庭雕刻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这类作品保留了下来。在教堂内部装饰中,雕刻几乎仅限于柱头、上楣和石制祭坛屏饰,其形式多为浅浮雕和透雕。镶嵌画和壁画取代雕刻,成为占主导地位的教堂装饰艺术。
拜占庭镶嵌画继罗马时代之后又一次获得繁荣发展,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镶嵌画由小块彩色大理石或彩色玻璃拼嵌而成,色彩鲜明璀璨是它的基本特点之一。在拉韦纳的一些教堂可看到拜占庭第1个黄金时代的镶嵌画。圣阿波利纳雷教堂(约504)连拱廊两侧的镶嵌画分别描绘了走向基督和走向圣母的男女天使行列。作品的形式处理强调装饰性,不表现背景,有着几乎完全相同的姿势的人物造型很少有三度空间感。圣维塔莱教堂祭坛两侧的镶嵌画是拜占庭美术的著名作品。画中正面站立的人物形象表现了一种美的理想,他们有着纤长的形体,端正的面孔,专注的大眼睛,庄严的神态和华丽的衣饰。这些人物被赋予神圣的特质:带有圣光环的皇帝和皇后被表现为基督和圣母的尘世代理人。画中人物面部表现出一定的个性特征,这在拜占庭美术中是罕见的。
后期拜占庭镶嵌画和壁画强调严格的秩序,以及画像几何关系的完美与和谐。教堂装饰统一化,作品的主题处理及其在教堂里的布局都须遵循一定的模式。在绘画形式上,风格化的线条描绘成为造型的主要手段,空间观念更加抽象,色彩更加单纯,人物形象失去了肉体的存在,成为精神的象征。作于10世纪末的圣索菲亚教堂镶嵌画是这种风格的作品。
帕里奥洛加斯时期,镶嵌画和壁画的纪念性减弱,宏大的构图让位于纤巧而精微的细节描绘。绘画题材增多,题材处理更加自由;但是,整个装饰体系却失去了原有的统一性和整体感。镶嵌画减少,壁画大量出现。这一时期的重要作品有君士坦丁堡乔拉教堂的壁画和镶嵌画,其中的镶嵌画《玛丽亚的生涯》以优雅细腻的色调著称。晚期壁画的代表作品还有狄奥凡(希腊人)作于诺夫戈罗德的基督变容教堂的壁画(1378)。狄奥凡发展了一种具有鲜明个性特征的绘画语言。
插图:拜占庭插图以东方式的装饰色彩、风格化的形象处理和灿烂的金色背景为特征。现存第一盛期插图代表作有《维也纳创世纪》、《罗森诺福音书》和《西诺普福音书》中的作品。《维也纳创世纪》的每页手稿下方都绘有生动而富有表现力的画面,其中很多画面表现了连续的情节。《西诺普福音书》中的插图画有着更多的东方色彩,画中的透视,空间和背景处理较之圣维塔莱教堂的镶嵌画更为出色。
圣像争论时期出现了两种插图手稿。一种遵照官方的禁令不表现宗教图像;另一种则在手稿边页上绘满圣经故事,或者讽刺圣像破坏者的图画。圣像争论时期之后的大多数手稿本书籍中都出现了具有独立艺术价值的插图画。9~10世纪著名的《巴黎诗篇》中有14幅整页绘画,其中出自大师手笔的《摩西在西奈山上》再现了君士坦丁堡盛期的精湛风格。巴黎国家图书馆的一些同时期的插图画有着更多的绘画性。《以西结的幻觉》是其中的一幅,它成功地将古典美术的自然主义与拜占庭美术的超然性结合起来。
拜占庭插图画在10~11世纪达到高潮,随后盛极而衰。《梅丽森达诗篇》是一典型的12世纪插图手稿。它的封面以象牙雕刻、绿松石、红宝石装饰,手稿中描绘基督生涯的24幅整页插画色彩虽仍然非常丰富,但已显散乱。1204年君士坦丁堡被占领后,插图画创作衰落下来。
工艺美术:象牙雕刻、宝石镶嵌、金属雕刻和织锦等工艺美术在豪华的拜占庭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象牙雕刻,如饰板、执政官折合板、首饰盒和圣物盒等曾被大量制作。拉韦纳的《马克西米连宝座》是第一盛期的重要饰板雕刻作品,它的正面和侧面雕刻分别表现了圣约瑟、圣约翰和福音传道者的形象。执政官折合板常被用来歌颂执政官的业绩,它的一叶饰板通常雕有执政官的肖像,另一叶雕刻着人物、场景或装饰母题。第二盛期的牙雕杰作之一是10世纪的饰板雕刻《基督为罗曼努斯四世和皇后加冕》。作品采用对称构图,其中两个人物的姿态几乎互为镜中的映像;雕刻人物的珠宝镶嵌衣饰与当时的镶嵌画和插图画中的同类题材有着共同的特征。
珐琅、宝石和贵重金属雕刻或镶嵌的工艺品是拜占庭极受欢迎的艺术。这类作品多用于教堂,多具有象征意义。梵蒂冈的十字架和卢佛尔宫的大酒罐是这类艺术的重要作品。非贵金属制品也被大量制作,其中应用最广的有朝圣者装圣油用的铅制长颈瓶、铜制小十字架、香炉和灯台等。   
爱尔兰-撒克逊和维金美术(HibernoSaxonandVikingart
欧洲中世纪初期由爱尔兰人发展起来的北欧美术,属于所谓“蛮族美术”体系。公元4世纪前后,随着民族大迁徙,欧洲美术史上曾有一个动物风格时期,它是因当时艺术品的内容和造型与主要是日耳曼人各部落的游牧、渔猎生活密切相关而得名。458年,日耳曼人(包括盎格鲁人、撒克逊人、朱特人和弗里亚人)开始进扰并扎驻在前属罗马行省的不列颠南部和东部。635年,爱尔兰基督教徒从艾奥纳岛来到诺森伯兰,应撒克逊国王的邀请,在林迪斯凡建立了修道院。爱尔兰人的修道院很快就成为当时的文化学术中心,爱尔兰-撒克逊和维金美术正是从这里发源的。
5世纪开始,斯堪的纳维亚的维金人就有种类繁多的艺术品。仅从今瑞典的乌普兰、东约特兰和哥德兰岛发现的装饰工艺品看,都具有动物风格特征,最精致的饰件是武器。斯堪的纳维亚一般不流行植物纹样,但到9世纪,最典型的《三叶形带扣》纹样表明,外域文化的刺激影响综合演化为维金人本民族的风格了。
工艺美术爱尔兰美术原本带有克尔特人的特征。发掘出土的巴特西铜盾(伦敦)和伯德利普铜镜(格洛斯特郡)都是公元1世纪上半叶的作品,曲线的图案之间缀有凸状的饰钉或彩色珐琅,这种技法一直持续了几百年。东英吉利亚的萨顿胡皇族墓葬(约7世纪)出土文物中,有一大金带扣,扣盘中央有两条不对称的缠绕着的蛇,还有一串乌银镶嵌衬托其间。同一墓葬中还发现了16件从东地中海进口的银器,说明了当时与盎格鲁-撒克逊的贸易往来。爱尔兰-撒克逊美术综合了克尔特和日耳曼人的诸多要素,其装饰母题与图案体系有以下特点:①由曲线母题构成动态组合,如螺旋纹、卷涡纹、波浪纹、□叭形纹等,形成充满活力的装饰面;②呈几何形的图案,如钥匙形纹、回龙纹以及各种梯形纹等;③混合采用各类图案,或舒缓或紧凑地加以变化;④整个装饰体系中有动物和鸟类形象,它们常以夸张的躯体或嘴喙呈缠绕状的连续图案,而四肢、蹄爪或者舌、尾、耳的图案却不完全连续,使纹样更为生动;⑤有简单的偶像式人形或抽象图解式人像。
动物头饰:绘画达罗福音书插图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作品,它不仅明确体现了工艺美术的上述特点,还成为后来绘画创作的规范。现藏伦敦不列颠博物馆的《林迪斯凡福音书》(约697~698),里面的动物形象和色彩运用都有显著的发展。在科顿《诗篇》和《罗马福音书》插图中,人物描绘富有人情味。而《凯尔斯书》(约760~820)则以灵活地分解字母作装饰母题,并以图说明《圣经》故事(如“诱惑”、“耶稣被捕”等),将从前纯属点缀装饰的福音书插图,从形式到内容都有所发展。9世纪初,同加洛林插图流派汇合,形成更为华美丰富的格调。
维金船饰:雕塑不列颠诸岛残留有几百件巨型石质十字架遗迹,最著名的是苏格兰西南拉斯韦尔教堂前高达5米多的十字架。它表面刻有鸟与走兽居间的葡萄藤涡纹高浮雕,顶部有四福音使徒的象征像,造型都比较生硬。还有一些《圣经》故事场面,几乎没有传统的北方几何形和曲线形组合,显示很纯粹的地中海风格。比尤卡斯尔十字架上的图案接近拉斯韦尔,但人物及葡萄藤纹样更加抽象。7~8世纪是爱尔兰-撒克逊美术的全盛期,南北装饰艺术的大融合并形成规范就在此时。法兰克盒是个带有北欧字母题记的化妆盒,表面的饰雕《三王礼拜》及日耳曼传奇故事再次显示了上述特征。在丹麦耶灵发现的维金时期所建的大型碑石,两面刻有耶稣和狮像,各由植物纹和蛇纹围绕着。同时期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金属饰品、石雕和细密画都反映出与不列颠诸岛艺术相似的风格特征与细节。在不列颠诸岛,8~9世纪的雕刻尚存世不少,如莱斯特郡弗莱顿教堂和布里登教堂的板壁、饰带、拱叉口上的人物、动物形象及图案,约克郡伊斯比十字架等,除保留着上述特征之外,还反映出加洛林美术重新唤起的古典传统。
奥托美术(OtoomianArt
萨克森皇帝统治时期的德国美术。在奥托一世加冕之前已经形成,大致流行到亨利三世卒(1056)。公元911年后,加洛林帝国完结,德意志作为独立国家分离出来,建立萨克森王朝(919~1029),到962年,教皇在罗马为该王朝的奥托一世加冕,称“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美术的地理范围东至易北河,西至默兹河,北至北海,南至阿尔卑斯山。奥托美术继承了加洛林美术的艺术传统,也间接地受到拜占庭影响,从而发展出一种肃穆宏大的风格,形成艺术上又一次复兴。
奥托时期在科隆建造和重建了许多教堂,这些教堂的平面几乎完全采取罗马的巴西利卡式,而在建筑形象上则追求多样化与动感的表现。如圣米迦勒修道院教堂(1010~1033建),在两个袖廊和走道上建有骑楼及附有楼梯的角楼,产生跌宕起伏,彼此呼应的效果;教堂内部圆柱与方柱的间隔,以及地下小教堂的“凵”字形回廊等,显得既对称又复杂,充分体现出奥托时期的典型建筑风格,其样式也奠定了德意志地区在中世纪建筑中的独立地位。奥托时期在雕刻方面发展了圆雕形式,具有纪念碑式的规模,且更注重情绪的表现。圣格罗十字架是其中最成功的范例,作品以半裸体形式出现,强调了动态的张力,从感官上刻画出基督受难时的痛苦表情,表达出德意志民族艺术的基本精神。手抄本插图在奥托美术中占据主导地位,它主要用于福音书和祈祷书。在艺术表现上融汇拜占庭加洛林各插图画派之长,而有意识地强调叙事性和华美的装帧。R.格雷戈里大师是奥托三世时期的杰出代表,他具有较为熟练的写实技巧,注重线条的表现力与色彩的和谐,善于表现人物的情绪。代表作有活页的奥托三世圣经细密画和圣夏佩勒福音书插图等。奥托时期的工艺美术成就很高,尤其表现在金银工艺和牙雕工艺方面。前者以德国”皇后珍宝“最为著名;后者以马格德堡祭坛屏饰为代表。而牙雕艺术发展到奥托后期,更加强调布局的匀称和图案的朴实化,如诺特克福音书牙雕封面装饰等。奥托美术以其独特的风格预示了罗马式风格的到来。
 
加洛林美术(CarolingianArt
法兰克国王查理曼及其后裔统治时期的西欧美术。大约从8世纪中叶流行至10世纪末,是所谓“加洛林文艺复兴”的美术上的表现。
墨洛温王朝的宫相丕平(矮子)统一了法兰西-日耳曼。继位的查理曼为巩固统治,以一系列措施恢复古典文化,一方面争取教会的拥戴以重振帝业,另一方面吸收先进的文化,促进北欧日耳曼精神与地中海传统的交融。
加洛林美术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宗教性。它以强大的基督教统一臣民的思想,由上而下地兴建教堂和修道院,并在这场所设学校兴艺术。统治者不遗余力地资助和鼓励这些学校用美术做工具,再现历史和宗教事件,宣扬复兴帝国的理想。加洛林美术从早期基督教、拜占庭和希腊-罗马美术中吸取营养,这多种渠道促成了多样化的汇聚,使当时美术风格呈现包罗万象的复杂情状。其影响,尤其是建筑风格的影响在当时就一直传到西班牙、奥地利、大不列颠和意大利,成为中世纪美术的重要一页。
建筑:加洛林时期的教堂建筑型制很多,技艺有了长足进步。最常见的是小型简陋的厅式教学。始建于754年的圣但尼修道院被看作第1个国家教堂,是典型的加洛林式三甬道的巴西利卡建筑,甬道狭长,圆形后殿突出一个环状地下墓直对甬道,西面入口原有两座塔(改建时被毁);西面构筑和对向圣坛是加洛林教堂最有特色的创造。西面构筑是在教堂西门入口两侧分置两座结构复杂的楼塔,上有走廊连接,皇帝和侍从可由教堂内拾级而上。这种形式再加上大钟就是钟楼立面体系的发端。它综合了拜占庭集中式和叙利亚教堂双塔楼立面形制,代表了国家和教会保护者法兰克帝王的双重权威。亚琛的王宫教堂和兰斯大教堂就是这一形制的范例。查理曼执意仿照拉韦纳的圣维塔尔教堂来造王宫教堂,并将它当作自己的安葬处。对向圣坛即在巴西利卡式教堂的中殿两侧各设一圣坛,扩展成拉丁十字形平面(如圣加尔教堂,820),后来成为奥托时期大教堂的标准形制,一直持续到罗马式时期。
绘画:加洛林时期壁画所描绘的典型内容,是从D.弗洛吕著作中选出的宗教故事人物,明斯特发现的壁画中,有耶稣和众使徒的生平组画,几乎无世俗性壁画传世。但有文献说,亚琛王宫中有查理曼在西班牙征战的画面,亚琛和泰奥迪尔夫宅邸还有绘着七艺和四季的画面。在英吉尔海姆的王宫内有从亚历山大到查理曼等一批真实的历史人物壁画像。亚琛王宫教堂天顶的《耶稣和四福音使徒像》可算是最重要的镶嵌画,可惜经过了整修。唯一保留原貌的镶嵌画是在普雷的热米尼祈祷室后殿,金和蓝色的背景上,两旁有天使陪着中间的约柜,上面是上帝之手。
插图是加洛林美术中最重要的部分。统治阶级特别是查理曼及继任的秃头查理的推崇,使手抄本插图从湮没无闻的行当变成与权贵们名誉攸关的艺术。起初绘制插图的中心在东法兰克,后来逐渐转向法国北部的兰斯和图尔等处,加上来自萨尔茨堡、圣加尔和埃希特纳赫及其他中心的贵族化影响,8~9世纪各地流派认真复兴古典传统,共同奠定了细密画和手抄本插图发展的基础。当时最流行的读物是福音书,插图的题材也受教会限制,几乎全是表现耶稣及福音使徒的形象。收藏这类作品最多的是斯图加特和乌得勒支大学图书馆。插图装饰技法也呈现多样化倾向。一般用蛋清画,偶尔加金,圣加尔画派惯于在色彩底上画墨水素描,兰斯画派综合这两种方法,10世纪英格兰各派也用综合法。英萨拉画派的手抄本插图多作整页的首字母图案。加洛林时期著名的插图有《戈德斯卡尔克福音书》(巴黎国立图书馆)、《达古尔夫诗篇》(维也纳国立图书馆)和《亚琛福音书》(亚琛大教堂珍宝室)。
雕塑:因存世实物很少,加洛林雕塑鲜为人知。查理曼热衷用雕塑布置教堂和宫殿,还专门购买意大利的杰作当做楷模,如亚琛王宫教堂的云石柱头和青铜的狄奥多里克骑马像。存世还有几尊他本人的肖像,现藏卢佛尔宫的那个戴冠佩剑、又执权杖的小型骑马像的身份尚未弄清,但清楚可见古典艺术对加洛林雕像的影响。建筑性雕塑,主要限于装饰柱头和脚线。
金银饰品和牙雕与手抄本插图相比,传世的金银饰品数量较少,但在加洛林美术中占有重要位置。当时人们崇拜黄金不只为其物质价值,主要还迷信它具有某种神赐的威力。
加洛林教堂和修道院内的金银饰品十分丰富:圣餐杯盘、香炉烛台、冠冕、圣物箱盒和大批特制的贵重金属十字架,还有镀金的祭坛或者屏饰等物件。艺匠们用镌刻、乌银镶嵌、镀金、金丝装潢或加珠宝及珐琅镶嵌等种种加工方法。饰品大多表现耶稣生平或单个的圣徒、圣母形象,人物故事内容压倒了纯粹色彩的和抽象图案的装饰。埃因哈德圣物盒和米兰圣安布罗焦的黄金祭坛是突出的例子。
复兴古代艺术的另一标记是更新牙雕工艺。加洛林牙雕艺术品只限用于宗教,主要做书籍封面的装饰,图样都是圣经人物、故事或者礼拜的场面。当时牙雕工艺大致可分为雕塑型的阿达派与绘画型的兰斯、梅斯两大流派。此外在今天的法国南部、比利时还有一些小的地方流派。
罗马式美术RomanesqueArt
11~12世纪西欧艺术风格。11世纪时,西欧城市重新兴起,封建制度日趋稳固,修道院制度也更加完备。随着1096年的十字军东征及大规模的传道活动,在欧洲掀起了宗教的热潮。统治者都为各自的城市兴建宏伟的教堂和修道院,建筑史上称这种新形制为罗马式。而此期的其他造型艺术如雕刻、绘画等,也都成为与建筑不可分割的装饰部分。美术史上遂将这个时期的艺术风格统称为罗马式。其成熟于11世纪中叶,盛行于12世纪末,但有些国家则延续到13世纪以后。
罗马式建筑从古代罗马的巴西利卡式演变而来。并开始使用石头屋顶和圆拱,创造出用复杂的骨架体系建筑拱顶的办法。在教堂的平面设计上,由巴西利卡式变化为十字架形,又在圣坛后面加建一些小屋称为圣器屋。这种罗马式十字形成为罗马式的主要代表形式。在当时封建割据的情况下,罗马式教堂特别加厚外墙,窗户开得很小,且距地面较高。教堂纵横两厅交叉处的上方,往往配有碉堡式的塔楼。整个外形像封建领主的城堡,以坚固、沉重、敦厚的形象显示了当时封建宗教的权威。法国的圣塞南教堂、德国的沃尔姆斯教堂、英国的杜汉姆教堂、意大利的比萨教堂等,都是罗马式建筑的典型代表。
雕刻作为教堂建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随着建筑的发展而发展。罗马式教堂大量地使用雕刻装饰,特别是开始使用浮雕和圆雕。其题材也更加广泛,如常常出现民间寓言和具有讽刺性的题材等,且多采用寓意、象征、夸张、变形等非写实性手法。法国奥顿大教堂山墙上的浮雕装饰《最后的审判》,以基督巨大的身体和带棱角的轮廓控制着整个构图。其左边是善者进入天堂,右边是天平衡量灵魂,下面一层是复活的人群。由于人物被夸张变形,表现为比例拉长、头部细小,面部表情十分恐怖,这种形象性的感染胜过文字的表达力量,也是中世纪艺术特有的造型方式。
罗马式教堂的壁画和玻璃画,保存下来的很少。法国圣萨凡教堂的门廊壁画,取材于《新约》故事,画面是单线平涂的罗马式特征。而细密画的发展出现新的突破,对所描绘的对象多作概括处理,很少关注细节的刻画。法国的勃艮第四托修道院画派、德国的雷赫瑙画派等都为中世纪细密画艺术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在工艺品方面的代表作品是法国装饰教堂的挂毯《哈斯廷之战•诺曼入侵者渡过海峡》,运用细密画手法,以彩色绒线绣成,画中将故事性的叙述与装饰趣味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此外,小型手工艺品也异常丰富多彩,如法国的卢浮宫花瓶,德国科隆的圣龛,尼德兰的青铜圣水盒等,都反映出罗马式时期工艺美术的突出成就。
哥特式美术(GothicArt
12~15世纪的中世纪欧洲美术。意大利文艺复兴学者认为此期美术野蛮怪诞,缺乏艺术趣味,故用“蛮族”——哥特人一词,称之为哥特式。其最早产生于法国,之后风靡整个欧洲。
哥特式建筑哥特式建筑由罗马式建筑发展而来,但已不是城堡式,而是由尖角的拱门、肋形拱顶和飞拱,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以垂直轴的骨架结构承载建筑物的重量。所有的门窗券顶都设计成尖拱状,包括钟塔也和教堂的轻巧、垂直的形体一样,高耸云霄。这种以高、直、尖和具有强烈的向上动势为特征的造型风格,是教会的弃绝尘寰的宗教思想的体现,也是各个城市显示其强大蓬勃生机的反映。当时人们曾称赞法国巴黎圣母院的立面,亚眠大教堂的本堂,夏特尔大教堂的塔,兰斯大教堂的雕刻是哥特式教堂完美的典范。德国马尔堡的圣伊丽莎白教堂,以3个半圆室代替有礼拜堂花冠的法国圣坛,并在正面结构中采用严格的垂直处理,而且塔楼也从基础分离获得独立,成为其后德国哥特式建筑仿效的主要样式。英国哥特式建筑受到法国影响,但很快形成所谓英国风格。法国教堂那种紧张上升的趋势在英国变成一种拉长、降低、水平伸展的形式,且更强调体积感的结构特征,同时很注意巧妙地利用建筑物周围的自然环境。如沙利斯伯里大教堂、林肯大教堂等都是英国哥特式建筑的代表。此外,诸如意大利、西班牙等地的哥特式建筑也都具有自己的特色。
哥特式雕刻雕刻是哥特式教堂的主要装饰,与罗马式雕刻对建筑的依附性不同,哥特式雕刻大量运用半圆雕和高浮雕,从而较自由地表达人物的动态并加强了空间感。尤其是开始追求世俗情感的表现,不仅对宗教传统模式有所突破,而且赋予人物以生命的活力。法国亚眠大教堂的基督雕像,流露出仁慈而诚挚的感情。南十字耳堂的《镀金的玛丽亚》,则充满了慈爱的母性。德国班保大教堂的雕像《玛利亚与伊丽莎白的会见》,人物表现出丰富的内心活动。意大利雕刻家G.皮萨诺为普拉多大教堂作的圣母像,动势十分优美,故被称为哥特式倾斜,这种姿势影响到整个欧洲。
哥特式绘画哥特式绘画以错综复杂的方式,在13世纪中叶出现在彩色玻璃窗、手抄本插图、北欧的板上画和意大利的湿壁画中。它与哥特式雕刻一样,经历了日益自然主义化的演变。彩色玻璃窗镶嵌画随着哥特式教堂建筑结构的变化而发展。其作法是用铁条把窗子分成方棂,再用铅条在格子里盘成图画,然后镶进彩色玻璃。玻璃的色彩以深暗和强烈的为主,常用几种不同颜色重叠,颜色层次加多。法国夏特尔教堂、兰斯教堂和亚眠主教堂横厅上的彩色玻璃窗画最为著名。手抄本插图画在哥特式时期又有新的发展。在法国常采用建筑物上的装饰纹样为创作题材,如巴黎图书馆藏的圣路德维克的诗篇插图,装饰的是哥特式尖顶发券。而世俗性的抒情诗与讽刺寓言的插图也很发达,如法国林堡兄弟以时令为题描绘的《美好的时光》以及英国的《大动物寓言》等。德国马奈斯手抄本书籍中的情歌书,则表现了骑士恋爱的题材。意大利哥特式建筑为壁画提供了赖以发展的天地,最重要的画派有比萨派和佛罗伦萨画派,他们吸取拜占庭的艺术原则,并结合哥特式因素,创造出新的绘画空间,经过奇马布埃、卡瓦里尼、杜乔直至乔托等画家的努力,最终揭开了文艺复兴的序幕。
哥特式工艺美术哥特式时期的工艺美术以法国为最突出。如教堂内的圣体盒、圣物盒和枝形灯架,以及家具安乐椅、洗脸台等,其装饰都表现出对哥特式建筑或建筑装饰纹样的极大兴趣。此外,巴黎的镶嵌的珠宝、涂彩的骨雕,以及绘制的壁毯等也都享有盛名。
 
中世纪的宗教:罗马教皇为了保持自己的独立地位,建立了教皇国,并且伪造了《君士坦丁赠礼》文件,声称当年君士坦丁大帝把罗马城,拉特兰宫等地交给了教皇。教会统治非常严厉,并且控制了西欧的文化教育。教士不能结婚,主张禁欲,要求人们将一切献给上帝才能死后上天堂,另一方面圣职买卖现象又很严重。宣扬三位一体、原罪说等经院哲学,严格控制科学思想的传播,并设立宗教裁判所惩罚异端,学校教育也都是为了服务于神学。在教皇格里高利一世(590年-604年)时期,古罗马图书馆也被付之一炬。
另外为了对抗中东地区的伊斯兰教国家,并复天主教圣地之一的耶路撒冷,教皇发起了八次十字军东征,此举对后来欧洲与伊斯兰世界的发展造成了影响。
中世纪的文化:在德国宗教改革后,意大利产生了文艺复兴运动,并扩展到欧洲很多国家。这是涌现出了许多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和科学家,像但丁、薄伽丘、列奥纳多•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马基雅维利、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开普勒、哈维、弗兰西斯•培根等等。
中世纪的经济:中世纪时的经济主要是封建制的庄园式自然经济。出现了一批商业城市:巴黎、里昂、都尔奈、马赛、科隆、特里尔、斯特拉斯堡、汉堡、威尼斯、热那亚等等,形成了一个以地中海为中心的贸易区。16世纪以后,兴起了工场手工业,最初是佛罗伦萨,随后是佛兰德尔,而圈地运动使英国迅速发展。这种经济模式加速了贸易,从而发生了地理大发现,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工场手工业也使进行战争的武器产生了飞跃,火炮和毛瑟枪逐渐代替了骑士的刀剑,也使旧式的城堡丧失了防御能力。而工场手工业业催生了资本主义经济。到中世纪中后期,各种手工行业由个别经营,渐渐演变为成立公会,“专业”这个概念在这时期萌生。
中世纪的西欧主要国家
墨洛温王朝:作为日耳曼人一支的法兰克人,在486年打败高卢军队,由克洛维建立起墨洛温王朝的统治。克洛维通过和罗马教廷的联合,占领了罗马帝国在高卢的全部领土。随着法兰克王国不断的扩张,到了6世纪中叶,征服了勃艮第、图林根、巴伐利亚和萨克逊的一些部落,成为当时西欧最强大的国家,并建立了封建采邑制。
卡洛林王朝:751年,宫相矮子丕平成为法兰克国王,建立了加洛林王朝。在查理大帝统治期间国力达到最盛,吞并了伦巴底王国,夺取西班牙边区,占领东巴伐利亚,征服阿瓦尔汗国,西欧的大部分土地都成为了法兰克王国的领土。查理大帝死后,法兰克王国发生兄弟战争而分裂,在843年8月签订《凡尔登条约》把国家分为西法兰克王国、东法兰克王国和意大利王国,现代的法国、德国和意大利。
英格兰:日耳曼人的另外一支盎格鲁人、萨克逊人、朱特人在5世纪中叶进入不列颠群岛,在6世纪末,7世纪初,形成了7个王国,英国历史上称为七国时代。829年,威塞克斯王国吞并了其他6个王国,从此诞生了英格兰(England)。1066年,法国诺曼底公爵威廉以亲属关系要求继承王位,遭到拒绝后,以武力夺取了英王之位,称为“征服者威廉”(即威廉一世),建立了诺曼底王朝,但是这也造成了日后百年战争的根源。在亨利一世(1100年-1135年)统治时期,随着王权的加强,社会矛盾激化。1215年约翰(无地王)被迫签署《自由大宪章》。1264年的内战期间,亨利三世被西蒙•德•孟福尔俘虏。1265年孟福尔召集国会,成为英国议会的开端。从1343年起,国会分成了由贵族组成的上院和代表骑士、市民的下院,确立了议会君主制。
法兰西:与此同时,西法兰克王国演变成了法兰西王国,并加强了王权,罗马教廷被迫迁往法国南部的阿维农,并自上而下召开三级会议(一级为高级教士,二级为贵族,三级为富裕的市民),也形成了议会君主制。
奥托王朝:德国的前身东法兰克王国地方政权很强大。911年加洛林王朝结束后,国王由地方权贵选出,但更多是名誉,国王的权利和地方诸侯平等。这个特点被历史学家认为是其热衷于对外扩张的原因。951年,奥托一世率军占领了伦巴底地区,其后的奥托二世进军罗马。
神圣罗马帝国:1155年腓特烈一世攻占米兰,教皇为其加冕,成为神圣罗马帝国,全盛时领土包括了德意志全境,意大利中、北部,西西里岛,捷克、瑞士、爱沙尼亚、普鲁士。在腓特烈一世遭到15个城市联合抵抗(即伦巴第联盟),并被打败。腓特烈一世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溺水而死,占领区也纷纷独立。
墨洛温王朝:作为日耳曼人一支的法兰克人,在486年打败高卢军队,由克洛维建立起墨洛温王朝的统治。克洛维通过和罗马教廷的联合,占领了罗马帝国在高卢的全部领土。随着法兰克王国不断的扩张,到了6世纪中叶,征服了勃艮第、图林根、巴伐利亚和萨克逊的一些部落,成为当时西欧最强大的国家,并建立了封建采邑制。
卡洛林王朝:751年,宫相矮子丕平成为法兰克国王,建立了加洛林王朝。在查理大帝统治期间国力达到最盛,吞并了伦巴底王国,夺取西班牙边区,占领东巴伐利亚,征服阿瓦尔汗国,西欧的大部分土地都成为了法兰克王国的领土。查理大帝死后,法兰克王国发生兄弟战争而分裂,在843年8月签订《凡尔登条约》把国家分为西法兰克王国、东法兰克王国和意大利王国,现代的法国、德国和意大利。
英格兰:日耳曼人的另外一支盎格鲁人、萨克逊人、朱特人在5世纪中叶进入不列颠群岛,在6世纪末,7世纪初,形成了7个王国,英国历史上称为七国时代。829年,威塞克斯王国吞并了其他6个王国,从此诞生了英格兰(England)。1066年,法国诺曼底公爵威廉以亲属关系要求继承王位,遭到拒绝后,以武力夺取了英王之位,称为“征服者威廉”(即威廉一世),建立了诺曼底王朝,但是这也造成了日后百年战争的根源。在亨利一世(1100年-1135年)统治时期,随着王权的加强,社会矛盾激化。1215年约翰(无地王)被迫签署《自由大宪章》。1264年的内战期间,亨利三世被西蒙•德•孟福尔俘虏。1265年孟福尔召集国会,成为英国议会的开端。从1343年起,国会分成了由贵族组成的上院和代表骑士、市民的下院,确立了议会君主制。
法兰西:与此同时,西法兰克王国演变成了法兰西王国,并加强了王权,罗马教廷被迫迁往法国南部的阿维农,并自上而下召开三级会议(一级为高级教士,二级为贵族,三级为富裕的市民),也形成了议会君主制。
奥托王朝:德国的前身东法兰克王国地方政权很强大。911年加洛林王朝结束后,国王由地方权贵选出,但更多是名誉,国王的权利和地方诸侯平等。这个特点被历史学家认为是其热衷于对外扩张的原因。951年,奥托一世率军占领了伦巴底地区,其后的奥托二世进军罗马。
神圣罗马帝国:1155年腓特烈一世攻占米兰,教皇为其加冕,成为神圣罗马帝国,全盛时领土包括了德意志全境,意大利中、北部,西西里岛,捷克、瑞士、爱沙尼亚、普鲁士。在腓特烈一世遭到15个城市联合抵抗(即伦巴第联盟),并被打败。腓特烈一世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溺水而死,占领区也纷纷独立。
 

 

或许你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新文章
文章页自定义模板在主题的INCLUDE目录下的ARTICLE_SELF_MOUDLE.ASP
最近评论
访客留言
Copyright seolov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设计-多媒体制作-Flash设计
创想互动 版权所有